欢迎访问:伊人综合合综大香蕉-大香蕉久久爱亚洲系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梦寐以求的玉足

梦寐以求的玉足

冲天的大火犹如一只咆哮的野兽,凶残的吞噬着树林中的生机。只见一个莫约二十七八的女子正拖着长长的血迹沿着林旁的小河向前蹒跚着,只听见背后的林子里传出阵阵砍杀声和惊叫声。她紧了紧怀中抱着的篮子,里面不时传出婴儿的哭啼声。「妈妈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女子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将篮子缓缓地放入河中。只见那篮子顺着水流越飘越远,缓缓消失在了远方…

  「啊—」常麟一下子从床上惊醒。只见这已经二十岁的大小伙子长相俊美,甚至有些阴柔。「又是这个梦…」常麟痛苦的捂着额头,这个梦他从小到大做了无数遍了。但对于从小被九凰宗收养的他来说,这个梦可能是解开他身世之谜的唯一线索。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今天还要跟着楚凰师姐去调查镇妖林的异象呢」常麟急忙滚下床,收拾起行装来。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要是稍微晚了一点以楚凰师姐的脾气…」想到这里,常麟便火急火燎的向山门集合点赶去。

  常麟一路小跑,远远地看见九凰宗的山门处站着六个年轻的男女,只见为首的那位高挑女子二十一二的年纪,一身身红色劲装,脚踩一双绣凤的红色过膝长靴,显得那本就修长的玉腿更加让人惊心动魄。

  双目湛湛有神,修鼻端眉,肤白若雪,真是美的不可方物,除了那楚凰还能是何人?常麟心道不妙,又加快了速度向前飞奔,终于喘着粗气跑到了山门。

  只见楚凰红唇微启道「区区一个底层弟子也敢最后才到?要是耽误了事情回来看我怎么好好收拾你!」天籁般的声音却是让常麟如坠冰窖,常麟只得不断躬身陪笑,不敢直腰。

  「哼,事不宜迟,出发!」随着楚凰一声令下,众人不敢怠慢,紧跟在楚凰身后,只剩常麟和另一名弟子在后面拉着一车的行装,充当苦力。

  「唉……」常麟苦叹一声,像他们这种被宗门收养的孤儿若是没有过人的天赋,通常都是充当着杂役这一类的底层弟子,专门干着各种苦活累活。

  两个时辰后众人总算赶到了镇妖林。

  一白衫少女忍不住问道「楚凰师姐,咱们这次要调查的异象具体是什么啊?」楚凰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宗门发现镇妖林中有一处从未被探查过的伽罗族遗迹。」

  女弟子恍然道「是那二十年前被江湖合力镇压的伽罗族啊!真是阴魂不散!」这时旁边一质朴的男弟子接道「此族全为女子,与其他人生育的后代也必为女子,天生精通媚术与瞳术,能力过于险恶,才遭江湖合力镇压,此番我们要多加小心才是啊。」

  「伽罗族的人早就死光了,再说已我九凰榜第三的实力,就算真的遇到伽罗族的人也能在十息之内要她的命!」楚凰轻蔑的说道,语句里的毫不掩饰自己的高傲。

  「就是!就是!有楚凰师姐在,一定没问题!」周围的人纷纷奉承道。

  就在前面五人交谈甚欢之时,常麟和另一名杂役正苦苦的在七八米远的后面拉着车,这一路上无聊至极,唯一的乐趣就是偶尔瞟一眼楚凰师姐那穿着过膝长靴的玉腿。

  「要是能慢慢剥下楚凰的长靴,恣意把玩那可爱的玉足真是死都值了……」常麟正盯着师姐意淫着,忽然被旁边的人轻拍了一下,将他从美梦中惊醒。

  常麟定神一看,原来是和他一起拉车的杂役弟子,只见这人生得憨厚敦胖,小眼睛里闪烁着一丝贼光,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看你一路上盯着楚凰师姐看,你可知道她可是今年九凰榜第三的高手,一脚能踹飞十个你了!就别图谋不轨了!」小胖子义正言辞道。

  「我…我哪有!」常麟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慌张否认道。他一想道楚凰能在江湖中二十五岁以下的女侠中跻身前三就不由哀叹看来这辈子也只能在梦里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莫约又走了一个时辰,常麟发现前面的五人忽然在前方停了下来,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赶忙拉着车凑上前去,原来前面是个陡坡,坡下面不远处赫然是一座宏伟的古寺,如一头匍匐在地上的巨兽一般。古寺墙壁上刻满了看不懂的雕文,散发着阵阵远古洪荒的气息。常麟怔怔地看着古寺,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

  「你们两个留下看车,其余人随我进去一探究竟。」楚凰清脆的声音把常麟拉回了现实,刚好他也觉得这古寺有点邪门,正想着怎么找个法子开溜呢。

  「楚凰师姐,看车子一个人就够了,不如我们带一个杂役进去探路吧,这古寺从未探查过,以防万一……」

  还没等后面一男弟子说完,楚凰便打断道「这种武功低微的人带进去也是累赘!要带你们带!」说罢便玉足用力一点,一跃下坡,向古寺走去。

  「哎—师姐,你,就你了,跟我们一起进去!」众人见楚凰如此雷厉风行,也赶忙跟了上去,临走还不忘带上了倒霉的常麟。

  常麟也是欲哭无泪,「你们平时不是最听楚凰话的吗?怎么这时候知道怕死了!」不过他也只能在心里嘟囔两句。

  五人一行进入古寺,常麟瑟瑟发抖的走在最前面,穿过一段狭长的过道后便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墙上刻满了各种壁画,大多早已风化,根本看不清画了什么。

  在大厅中心是一座巨大而简陋的石棺,足足有一丈高,两丈长,只见提前进来楚凰早已绕着石棺细细端详起来。「师姐,有什么发现吗?」众人警惕的凑上前去。

  楚凰单手轻扶在石棺上,说道「我检查过四周,没有机关和暗门,这里只有这个石棺而已。」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白衫女子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回去?接下来我们就看看这棺里有什么吧!」楚凰回答。

  「这么大石棺的棺盖怕是我们几个推不开啊……」有人质疑道。

  「那我们就在这棺上开个洞吧!」只见楚凰双手握拳置于腰间,两脚跨立,周身隐隐有红色的气息升腾,楚凰周边的空气仿佛都在此刻焦灼了起来。

  「是楚凰师姐的心法—天陨录!」一名女弟子叫到。

  一旁的男弟子也说道「传闻此心法除了本身强横之外,还能让内力化作恐怖的高温外放,配合上楚凰师姐强悍的拳脚功夫,倒是不难打破这石棺」楚凰凤目虚眯,正准备出手,大厅之内忽然响起了一个女人幽幽的声音「这里已经好久好久没来过人了……」。

  这可吓了众人一跳,常麟更是腿脚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是谁在装神弄鬼!出来!」楚凰娇喝一声。

  「咯咯咯咯,好俊的小女娃…」伴随着一串轻笑,石棺上面隐隐亮起一团白色的鬼火,显得格外妖异。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看看你可否禁得住我的落陨脚!」只见楚凰玉足一跺便飞向了那团鬼火,高傲的她可容不得别人戏弄!

  「咯咯咯,脾气这么毛躁可不行,就让妾身来教育教育你。」那白色的鬼火愈发明亮了起来,骤然发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环型冲击波,狠狠的打在了楚凰和其余人身上,众人瞬间被打得向后暴射而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楚凰只觉得脑海中有什么东西爆开了一样,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常麟也被冲击波无情地砸在身上,那一刻,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要死了吗?我…」还不等他多想,他便失去了意识。

  鬼火得意的在空中转了几圈,忽然停顿了下来。低声喃喃道「这是……」过了许久,常麟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胸口,旋即用手一抓,感受着手中柔软的触感,常麟睁眼一看,一只穿着红色长靴的小脚正在自己手中兀自抽搐着…

  感受着手中梦寐以求的玉足,常麟竟有些呆呆的不知所措。顺着那长腿望去,只见楚凰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美目紧闭,小嘴微张,竟显得有些柔弱无助,哪还有先去威风高傲的样子?常麟看在眼里,只感到一阵气血翻涌,下身已经硬的发烫了,正准备兽性大发之时,眼前忽然钻出的白色鬼火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你…你…你不要过来啊!」常麟一手指着鬼火,一手还紧紧攥着楚凰的玉足不放。

  鬼火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缓缓道「小家伙儿,别紧张,你知道你为什么能这么快醒来吗?」。

  常麟也是一愣,好像自己除了头还有点晕之外就没什么事了,刚刚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看到常麟愣在原地,鬼火继续道「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我伽罗族的血脉,所以你的三魂七魄天生强劲,可真是奇怪了,你明明是个男娃啊……」鬼火的话如同一记重锤敲在常麟头上,心中更是涌起了惊涛骇浪。

  「可是…伽罗族的后代不是必然为女性吗?我怎么会…」感受着自己下面高高立起的铁棒,常麟疑惑道。

  「妾身也很奇怪…可你身上确实流着我伽罗族的血,妾身作为伽罗族第一任族长,这点感应是不会有错的。」鬼火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伽罗族第一任族长…」接二连三的震撼已经让常麟有点呆滞了。

  鬼火继续说道「妾身现在也只剩一道残魂而已,不然你们早没命了,你虽为伽罗族人,但血脉还在沉睡,你能来到这也算是有缘,就让妾身来为你唤醒血脉吧。」只见鬼火分出了一道火苗径直飞入常麟的眉心。

  随着火苗没入身体,常麟感觉到额头一阵温热,继而慢慢扩散道全身,每个细胞仿佛都在欢呼雀跃一般,舒服得常麟闭上了眼睛享受。

  脑海中涌现出了各种瞳术与媚术的修炼心法,当他再度睁眼之时,眼中如同有流光一般。常麟激动道「是不是我现在就可以用这些瞳术为所欲为了!」鬼火显然对此嗤之以鼻「修炼一途哪有这么容易,就你现在的瞳力可能连让人短暂的失神都不行……好了,妾身累了……」说罢鬼火便缓缓消失了……「族长前辈!族长前辈!」常麟赶忙唤了两声,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这时常麟有想起来依然躺在一旁的楚凰,心头一热。回头一看,楚凰果然还没醒来。常麟色急地捧起楚凰的一只脚,慢慢揉捏着。哪怕是隔着靴布也能感觉到里面的小脚是何等的柔软。

  「要是平时,恐怕师姐早就一脚踢死我了吧。」常麟心中窃喜。

  把玩一阵后,常麟缓缓褪下了楚凰的一只长靴,靴子离脚的一瞬间,一股足汗清香涌入了常麟的鼻子,他不由撑大了鼻孔在靴筒中又狠狠的嗅了几下。

  把一只靴子扔在一旁,常麟细细端详着手上这只包裹着罗袜的小脚,玉足盈盈一握,月牙般的足弓,足踝纤细,足趾如粒粒珍珠,真叫人爱不释手。

  「这真是难得的宝贝啊!」说罢常麟便伸出舌头,隔着罗袜忘情的舔动着。

  几轮过后,常麟干脆直接把楚凰的脚掌前端含在口中,噬咬着玉趾,楚凰脸上也浮现出痛苦的神色。

  吓得常麟赶紧把楚凰的小脚吐了出来,看到楚凰眉头又舒展开来这才放心。

  「看来师姐他们也快醒了。」常麟一边想着一边脱掉了楚凰的罗袜,用食指在她脚底来回刮动着。只见随着常麟的刮动,楚凰的脚趾也蜷缩了起来,煞是可爱。

  「破身是不太可能了,师姐醒过来非得怀疑,那就还是用她的小脚来给老子消消火」。常麟飞速的脱掉了楚凰的另一只长靴和罗袜。

  接着扯开裤子露出了那早已竖起的不文之物。常麟得意地握住两只柔软的玉足,足心相对夹住自己的肉棒,足心凹陷处柔软的触感差点就让常麟秒射了。

  一想到平日里趾高气昂,武功高强的楚凰,被自己玩弄足交,一股强烈的征服感让常麟舒爽不已!

  雪白的足底在不断摩擦中开始变得粉红,常麟虎躯一震,大量浓稠的精液喷洒在了楚凰的双足上。常麟喘着粗气把精液均匀的涂抹在楚凰的脚上。从楚凰左脚刮出一点涂在了楚凰的脸上,又从右脚刮了一点塞进了楚凰微张的小嘴里。

  「哼!任你再厉害不也要喝老子的浓汤?」做完这些,常麟又给楚凰穿好靴袜便躺到一边继续装作昏迷…

  过了一会儿,楚凰扶着额头幽幽醒来,只感觉靴中的双脚一阵湿热。脑袋晕晕乎乎的记不清刚刚发生的事情。不一会,众人便陆陆续续清醒过来,大家都不记得鬼火的事情,全当楚凰攻击石棺时触动了机关,震晕了大家。楚凰又小心搜查了一圈后毫无收获,只得带大伙退去…

  待得所有人离开后,大厅里传出了一丝低不可闻的自言自语「刚刚给小家伙唤醒血脉时,怎么隐隐感觉到…他的体内有那个……」一路回程路上,楚凰自然是闷闷不乐,一趟什么都没收获不说,还触动了机关,丢了脸面。同时脚底的湿热也是让她觉得又些异样的恶心,自己平时好像不出那么多汗啊……而常麟自是不用说了,唤醒了伽罗血脉不说,还玩儿到了日思夜想的玉足,那嘴角的弧度是怎么也下不去,心里还在思索着回去怎么好好修炼那伽罗秘籍!一旁一同拉车的小胖看着得意的常麟,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勇者的宿命 下一篇:魔法学生的试炼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