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伊人综合合综大香蕉-大香蕉久久爱亚洲系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惊变钟离勿

惊变钟离勿

钟离勿使了骗术与山贼二当家徐重、都卫军将军戚无命分别达成了协议,顺利无阻地走进了山寨,却正好在关押在四王子的屋子处遇上了来询问的大当家,双方大战一触即发,而本应来接应的二当家徐重却不知去向。

  那跟随钟离勿山上的西门一见从屋中走出的虬髯大汉,心中暗叫不好,真是万没想到事情都到了最后一步竟然会遇上此人!却听得钟离勿不等那人骂完就是一声大喝:「动手!」,随即合身扑上前去,刹那间神思顺转,明白钟离勿此举是不想让两方有弄清情况的机会,彻底把水搅浑,逼得双方自相残杀!当下不再犹豫,也跟着扑了上去!果然,就听身后伴着烟花信号释放的声响,一道身影也急急扑了上来。心中暗赞:好快的身法,也是高手啊!

  却说那涂云虎还没泄尽心头的邪火,就被对面一人的怒喝打断,不由的也是一愣,而见那人竟然向自己扑来,当下怒中带笑,双手暗布劲力呈爪状伸向来人,定要让他后悔有眼不识泰山,选错了对手!却不料来人身形俞快!转瞬间化作一道黑影绕过了自己,竟然闪进了屋子里!涂云虎不禁心中一惊:好快的身法!竟然如此轻易的就绕到了我的身后?!那他若是想杀我岂不是?猛然回头,只见屋子里「砰」的一声暗了下来,心道不好,来不及顾及紧接着扑上来的两人,转身就进了屋子。要知道,此时他心中已经把自己和未来孩子的出身前途寄托在四王子身上,哪里容得下别人来插手?!

  西门飒见身前钟离勿身形如鬼魅般闪进了屋子,心头暗赞,随后又见屋子里突然变得漆黑一片,心念急转,明白了钟离勿的打算,脚步在门前猛地一停,从怀中掏出两把飞刀,出手如电间就打灭了门前的两盏灯笼,刹那间这间屋子内外就猛地暗了下来。可是这么一耽误,西门身后本来慢了一步的戚无命就抢先一步闯进屋去了。听到屋中传出了打斗的声音,西门心中一急,迈步就要跟进去,却见一道身影从中窜出,抓住了自己的手就是一声低喝:「快走!」可不正是怀中半抱着四王子的钟离勿!耳边听着屋里传出的打斗声和闷哼声,心里却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连忙头也不回的跟着钟离勿逃跑。

  这一系列动作别看说得多,可是从钟离勿扑上去到他救了人闯出来也不过十秒钟左右的事,那站在屋子外的山贼和都卫军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见到两个人从屋子边向山寨中跑去。本来双方正剑拔弩张的对峙着,此时却都有些傻眼,而漆黑的屋子里却传出两声大喊:「快追!」「不要放走他们!」原来屋子里的两人突然交上了手,一时间是棋逢对手,谁都不敢松劲撤手,却发现了有人借机窜出门去了。心头都是暗叫中计了,只得命令自己门外的手下赶紧拦截。

  听到老大都下命令了,两边也不对峙了,互相看了一眼就赶忙向前追去。这时就看出两边人马的素质了,都卫军三人即使在不熟悉的山寨中也是渐渐把身后的山贼们甩开了,眼见得能看见被人背着的四王子了,纷纷从背后掏出了一把小弩,对准了远处的那人!

  西门紧跟着钟离勿向山寨里面跑去,看见逐渐熟悉的道路,心里暗想:果然是去那晚的大屋子!莫非?正想到此处,猛然听到身后传来簌簌的声音,背心一紧,赶忙往一旁闪去!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回身一看,却是呆住了。本来背着四王子奔行的钟离勿不知何时竟然转过了身来,此刻他竟然一只手握住了一支弩箭停在了左眼处,另一只手握住了两只弩箭向身前斜指着!

  而说那四王子直到此时脑子里还是混沌一片。今晚不知那虬髯的山贼大汉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到自己的屋子里来表忠心,自己左右度量之下,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望能寻得一线生机,不料在那大汉想对自己说什么时却被屋外的什么人打断了,随后便是一人闯进屋来,打翻了烛火,还抓住了自己说他是苏梨派来救自己的,接着还不待自己说话就抱着自己闯出屋去。不过他跑的真的好快啊!本来脑子还一团浆糊的四王子身子猛然一转,差点被晃得吐了出来,探头一看,就见到钟离勿抓着三只弩箭的景象。顿时被吓得一脑门子冷汗,清醒了下来。他竟然抓住了弩箭!要不是他,我刚才就···想这四王子生来就生活在勾心斗角的王宫之内,母亲又死得早,长大到现在就没有遇见几个会真心对待他的人,此时一见钟离勿拼命救他出来,还为他挡住了身后的弩箭,一下子就被钟离勿折服了,只觉此生终于遇到了依靠,不禁顺从的依着钟离勿的动作松开手站到了地上。眼见钟离勿略微偏头看向自己,说道:「别害怕。要是还怕就闭上眼睛。」看见钟离勿在面对这种危局还能如此镇静、帅气的身姿,他不由得眼底冒着崇拜的光芒看着钟离勿,不自觉的回答到:「嗯,我不怕,哥哥。」而此时最为震惊的还是对面停下脚步的那三名都卫军,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脚步也是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要说他们身为都卫军,也是见多识广了,不说自己本身也是武道高手,就算是十武一级的绝世高手也是见过的,可就算如此,他们也没见过有人能抓住身后射来的弩箭!而且还是三个射向不同位置的弩箭!他们连那人是怎么转身的都没看清,更别说是看清他怎么抓住弩箭的了。此时见到那人握着弩箭斜指向自己三人,一时间竟然被此人的气势所震慑,一步都不敢上前。而见到他侧过脸去和身后的四王子说话,三人中带头的老三才低声一喝:「都冷静一点!对面终归只是一个人罢了!我和老四上前缠住他,老五你就用弩不管是射他还是射四王子都行!」两人这么一听才回过神来,尤其是其中最年轻的老五,心想:三哥说的对,对面不管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人,只要三哥、四哥缠住他,我射死四王子,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们在怎么说也是···还没等到他为自己等人的计策感到骄傲,就见到眼前黑影一闪,自己眉头就是一痛!他眼角余光所见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身边两位兄弟眉间伴随着血液四溅突然多出了一支弩箭!怎么会···这三名都卫军带着浓浓的不解睁大眼睛倒在了地上,正好露出身前不远处双手前伸的钟离勿!

  此时本来在他们身后追着的那伙山贼见到这幅景象,也被震住了,在远处停住脚步窃窃私语,不敢上前。而同样被震惊到的还有四王子李元长和西门飒两人。

  不同的是,四王子根本不懂武道,所以只是觉得好厉害啊,更加崇拜钟离勿了。

  而西门飒则是深深的恐惧。他深知要在别人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把弩箭掷中别人眉心杀人的难度,他自问自己做不到,恐怕师傅想要做到也有难度,而钟离勿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恐怕自己和师傅他们对于钟离勿的评价还是太低了!

  钟离勿此时看到远方慢慢聚起来向前挪动着的山贼们,心想得在这里解决他们,不能把他们带到母亲那边去,不然就要担心误伤了。看着远处山贼手里明晃晃的刀锋,心底回想起自己前天此生第一次被人砍中的疼痛,不禁长吸了一口气,上前捡起了两名死去都卫的黑色长刀,双手持刀斜指地面,头也不回地说:「西门兄,从这里一直向前走,有一处大屋子,我母亲此时就在那里,请你帮忙把她安然带到此处。到门外就说是受钟离勿所托就行了。」西门飒一听,心头一阵悸动,心想:那大美人儿竟然是你的母亲?!嘴里却不敢怠慢,「知道了,钟离兄。」心里却想着:那屋子我可比你熟,脚下不停,赶紧向那间屋子赶去。钟离勿此时侧头看了看站在身后面如冠玉的乖巧少年,低声道:「别害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得了你。」李元长眼里的崇拜之情几乎要化成星星溢出来了,他难得地在此刻还微笑着对身前昂扬英挺的青年说道:「嗯,我相信哥哥。」钟离勿听完,也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便持刀上前,拖地一划,大喝道:「过此线者,死!!!」对面的山贼先是被震得退后了几步,接着山贼中却也有人大喊:「点子扎手!兄弟们并肩子上啊!」「对!此人凶狠,没必要和他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一起上啊!」

  喊叫着一群山贼便散乱的冲了上来。而钟离勿见状,眼神一凝,不退反进,双手持刀对冲了上去!他没有反觉得是,自己的皮肤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从他想到被砍伤的疼痛长吸那一口气开始,他全身的皮肤表层就逐渐变成了由一片片极其微小的菱形皮质所组成,就好像一块块柔韧的盾牌,一片片坚韧的鳞片!看似与往常没有区别,实际上却更加坚硬而具有韧性!看着钟离勿在人群中左撕右斩的身形,一群山贼没有一人能继续向前一步,没有一人能砍中钟离勿一刀,更没有人能接住钟离勿一刀!李元长的心底被深深种上了崇拜和孺慕的种子,从这一刻起,钟离勿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四个字——天下无敌!

  而正当钟离勿厮杀之时,西门已经赶到了那晚的大屋前,却见到大屋的木门打开着,屋子里还传来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吼声,心里疑惑,连忙赶上前去,却见屋子里本应该来接应的二当家徐重正把那晚的美人儿——钟离勿的母亲按在大床上!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二当家徐重自回山布置了一番之后,想起了山寨里那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美人,心说这次引那些官兵上山,必然好好坑老大一次!这样的话那美人儿可不能便宜了别人!呵呵,就让我来代替老大好好滋润嫂子吧。想到这里,淫笑着摸了摸自己光是想到美人的身体就硬挺的下身,走出门去打听大当家的动向。待知道大当家现在正在那关押四王子的屋子里,心头大喜,真是天助我也!这可真是老天爷把那美人赏给我呀!当下脚步不停赶去那山寨后面的大屋子。走到门前,看到屋里亮着灯火,嘴角不禁露出了猥琐的淫笑,上手就推动那门,却不料门「吱呀」了一声,却没开。上锁了?心头正疑惑,听见屋内传来一声颤巍巍勾人心魂的声音:「谁···谁呀?」把眼睛凑近门缝一看,正见得那美人身穿一件黑纱裙,一条黑色系带系紧了柔嫩的细腰,勾勒出了挺拔的双峰,坐在床上一脸忧容地看着木门。徐重被勾的胯下肉棒愈发硬挺,嘴里却装着平常的语气说道:

  「嫂嫂,大哥叫我带你到前面去呢。」那美人儿——夏玉颜闻听此言,却坐在床上没动弹,皱着眉头嘴里说道:「你告诉他,我今日没心情,不过去了。」徐重听了,一愣,心说:你早不闹脾气晚不闹脾气,偏偏现在闹脾气?心里急躁,嘴上却装着很为难的语气说着:「这···这恐怕我没法向大哥交代啊。大哥说找到了你儿子的消息,特意让我来通知你的啊。」也是徐重福至心灵,他想到往常这美人时常催着老大找她那失散的儿子,此时一说,加上夏玉颜今日真的见到了儿子,顿时真的以为自己的儿子被这群山贼发现了,关心则乱之下,夏玉颜连忙起身来开锁,想去一探究竟。徐重在门外见到美人打开门锁的动作,心头狂喜,却又见夏玉颜突然停下了动作,疑惑地皱着眉头呆住了。原来是夏玉颜突然想起了儿子今天的嘱托——千万不能相信涂云虎,所以才一下子停了下来。徐重见状,真是又急又气,正要张嘴再劝,却听得「砰」的一声,山寨前的天空上猛地升起一朵烟花。心道:不好!坏事了!却又听到「咔嚓」一声,扭头一看,原来是夏玉颜被烟花的声音吓到了,一惊之下手一抖,本来插在锁头里的钥匙竟然把锁给打开了!真是天助我也!不待夏玉颜反应过来,徐重合身一撞!就把门给撞开了,夏玉颜也娇呼一声坐在了地上。徐重急色的上前抱住美人就往床上压去!心说非要在带你逃跑之前好好尝尝肉味,已解我这么长时间的相思之苦!不料身下美人却是奋力挣扎,尖叫着:「徐重!你要死了!你敢这么对我?!我要让你大哥打死你!」闻听此言,徐重脸上泛起狞笑,「哈哈!我的好嫂嫂!我大哥此时都自身难保了!今后就让我来照顾嫂嫂你吧—— 哈哈哈—— 我的美肉嫂嫂—— 你就从了我吧!」说着,一只手按住夏玉颜挣扎的一双玉手,一只腿压住夏玉颜扭动着的丰韵美腿,另一只手就去解自己的裤子。哪知道夏玉颜听了这话,心说自己的儿子果然是来就自己了,当下反抗的更加激烈!一条修长的玉腿更是猛地一抬,膝盖顶到了徐重的胯下。徐重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怒从心头起,大喝一声:「你这个贱货!」

  那只手抬起一掌劈在了夏玉颜的颈侧。夏玉颜一个弱女子哪里受得住?登时闷哼一声,臻首一歪昏死了过去。徐重一见,赶忙用手去试她的鼻息,待发现美人只是被打昏过去了,才低喝一声:「贱人!早些从了我哪里要受这般皮肉之苦?

  哼!」说着便掀起了夏玉颜下身的黑纱裙,露出了裙下夏玉颜那两条欺霜赛雪的修长美腿。长达110公分的美腿,嫩白紧致的肌肤不见一丝赘肉、死皮,细长的小腿几乎和结实丰润的大腿一般长度,白嫩嫩的玉足上正穿着一双黑红色花纹的布鞋,露出了嫩滑的足弓。徐重轻咬了一口美人的大腿,真是又滑又嫩,满口留香,随之淫笑着扯掉了美人下体那黑纱做的近身亵裤,露出了最引人入迷的地方——腿心处那光滑粉嫩的蜜穴儿,不留一丝毛发,紧窄的只有一丝缝隙的穴里透出里面那粉红的媚肉。「竟然···竟然是白虎?」徐重被眼前的美景一下子惊呆了,嘴巴里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当下再也忍耐不住,抓起美人的两条长腿挺起肉棒就要入洞好好快活一番!却不料「噗」的一声,一把飞刀直直插入了他的后脑处,徐重两眼一黑,往后仰倒在地上,就此一命呜呼了!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在门口窥视的西门飒。也该是徐重命中注定,他本是一个高手,不应该如此大意被人暗算,奈何他心中淫欲正炽,又被眼前美人的胴体所迷,周遭声响充耳不闻,才有此一劫。「真是可惜,」只见西门飒摇着头走进门来,看着床上美妇诱人的肉体眼底精光四射,低笑道:「最终还是便宜了我。」说着竟然解着裤子,露出一根白硬粗长的阳具向着夏玉颜走去。

  他走到床前,先是试了试夏玉颜的鼻息,知道美妇只是暂时被击打的昏了过去,方才放下心来,右手开始隔着黑纱裙揉捏美妇挺拔的酥胸,左手则是慢慢抚摸起美妇修长的美腿,一时间,左手感受的柔软劲道和右手感受的滑嫩紧致相得益彰,让他禁不住开口赞到:「妙!妙!妙!世间竟有如此尤物!」胯下阳具更硬几分!估摸着时间,再不犹豫,双手挽起那两条长腿往肩上一扛,眼睛看着自己的肉棒向那白虎美穴挺去,洒然一笑道:「钟离兄,得罪了。这可怪不得我,实在是令堂太美艳,你这便宜父亲我是当定了!」说完便是腰部一挺,一根白硬粗长的阳具便是耸了进去。哪知着白虎穴儿竟是出乎意料的紧窄,这一挺之下竟然直送入大半个龟头,可就是如此,这穴儿的紧致也是夹得西门倒吸凉气,「哦—— 怎会?怎会如此紧窄?这白虎穴儿果然凶险!差点爽到少爷我射了。」当下舌尖往上鄂一挺,牙根一咬,再次往前耸去,这次只听「啵」的一声,整个龟头挺进了穴内,龟头楞子刚好卡在了穴口处,这种快美爽的西门飒腰间一麻,当下再不敢停留,咬紧了牙关,俯身向前挺去!顿时他只觉阳具仿佛在劈开一块紧嫩多汁的肉块!穴口儿如同一圈皮筋紧紧箍住了挺进的阳具,而穴内的嫩肉则是层层叠得的挤压过来,却又不像穴口儿那么紧窄,而是像一只只柔嫩光滑的小手在不停地揉捏着棒身,奋力挺到尽头,却又有一块软肉等在那里,好像有一张小嘴一样亲吻着、吸吮着自己的马眼!想西门本是大汉的贵公子,平日放浪形骸,玩过的女人、见识过的穴儿没有一百也是八十,可是也没有尝过这种勾人的美穴儿,这一插之下竟然差点就要射出来了!当下更不敢放任阳具停留,连忙向外拔出,谁知美穴内此时不知何时竟然充满了滑腻腻的淫液,裹着阳具往外拔去,顿时是一阵阵「叽咕咕」「吱吱吱」的淫荡声响,煽情至极!只听得西门后脑皮发麻。

  待等到阳具尽根拔出,只留一个龟头被穴口儿箍住,西门飒竟已是满头大汗,急促的呼吸着说道:「世间···世间竟有如此美穴儿!真真是男人恩物!想不到啊!想不到钟离兄你不但自己武功盖世,竟还有这样一个绝世尤物的母亲!真是好生叫人嫉妒啊啊啊!!!」说着,想到钟离勿的武功盖世,自己却在他厮杀之际,在这里奸污他的母亲,不禁心头激动万分,胯下虎虎生风地操弄了起来!

  「啊!啊!好爽!钟离兄,你的母亲夹得我好爽啊!你可真是有个好母亲!

  比我师兄的母亲还棒!哦!还会吸!钟离兄你母亲的嫩穴儿正在吸我的肉棒呢!

  好淫荡的美穴儿!你听到你母亲被我操的声音了么?」说着更用力地挺动着下体撞击着钟离勿母亲——夏玉颜的美穴,直撞的原本白嫩的穴儿变得粉红,房间里也回荡着「吱吱啪啪」的淫荡操穴声,而昏迷的夏玉颜也好像感知到了什么,秀眉微皱,脸庞泛起潮红,嘴里也发出了诱人的闷哼声,「嗯—— 嗯哼—— 嗯哼—— 」。

  听到这声音,西门飒更加激动,俊朗的脸上带着淫笑道:「哈—— 钟离兄,你的母亲被我操弄的也很是爽利呢!就让我来带你好好照顾你的母亲吧!哦—— 吸得更用力了!

  你母亲这是要我射进去啊!长者命不敢辞啊—— 就让我全部射进去,为你添个弟弟吧!啊!」正在此时,西门飒却觉得脚下一痛!低头看去,竟然是山脚下那人家的小黄狗一脸愤怒的咬着自己的脚!当下痛感和快感同时涌起,再也按捺不住,一声低喝,一边抱紧了怀中美人的翘臀将其死死按向自己胯间往穴儿里射去,一片抬脚用力将那只小黄狗踢向墙壁。只听「嗷」的一声,小黄狗撞在墙上,掉落在地奄奄一息,眼看是不活了,而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肉棒从那美穴儿里拔出,「啵」的一声棒身带出了一滩子浓白色的精液和淫水混合物,而美穴儿随之紧闭,将自己射入的浓精死死地锁在了里面,当时就满意的笑了出来。眼见得美妇眼皮翻动,显然是刚才的一番操弄快要将其操醒过来了,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看着地上的死人笑了笑:「这福我替你享了,这祸你可要替我背好了。呵—— 」说着俯身上前拍了拍夏玉颜的俏脸,嘴里低声唤道:「夫人,夫人,醒醒。」夏玉颜朦朦胧胧睁开眼来,见到一个俊秀的陌生青年,心里迷迷糊糊的想:「好俊的小哥儿。」却突然感到下体一股热流在小腹处来回游荡,身上更是一阵阵酥麻,顿时想起了什么,连忙抱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在床上一阵后退,惊恐的看着西门飒。只见西门却是一脸镇定的说道:「夫人莫怕,我乃是受您儿子钟离勿所托来救您出去的,之前那恶人已经被我所杀。」说着一指躺倒在地上的徐重。夏玉颜一看,先前那欺负自己的徐重果然已经圆睁双目死在了地上,再听到眼前这俊朗青年提到自己的儿子,这下子彻底放下了戒心,红着脸说道:「多谢公子了。只是,刚才这恶人欺侮我的事,还请你对我儿子保密。」西门一脸正气地俯身一躬道:「是我没有及时赶到,才致夫人受此之辱。我自当为夫人守此秘密,万死不辞!」「公子言重了,请起,啊!」夏玉颜正要去扶起西门,哪里想到自己之前被操弄的已是身体发软,一下子就向前软倒过去。「夫人小心!」西门见状,赶紧一把搂住,顿时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夏玉颜正自羞得满脸通红,却见西门正经地将她从怀中扶开,说道:「钟离兄还在前面等着我们,此间凶险,还请夫人跟紧我,我们快些出发。」夏玉颜看见西门俊秀而充满正气的面庞,当时就是一阵心折,心说:好一个正气的翩翩贵公子。当下就放开戒心,任由西门半搂着自己,说道:「那么就有劳公子了,还未请教公子大名?」西门半搂着这美妇人向外走去,感受着手臂间的温润滑嫩,嘴角轻扬,说道:「我叫西门飒,英姿飒爽的飒。」

  却说这只小黄狗,也就是钟离勿的父亲——钟全是怎么到的这里来的呢?原来它全程听到了钟离勿等人的计划,知道他们今夜就要上山救出夏玉颜,所以自己就偷偷离开,上的山来。借着自己灵魂状态曾经多次穿梭山林的经历,还有自己此时身为一只狗的灵敏嗅觉,竟然安然躲过了山上的厮杀,一路朝着夏玉颜所住的木屋赶来。然而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他一进屋就见得西门飒扛着自己妻子的两条光洁滑嫩的美腿奋力冲刺,当时就是怒火中烧,冲上去咬住了西门,奈何自己这只狗实在太小,不仅没有对西门造成多大伤害,还被人踢到墙上,当时就是一命呜呼了,而自己的灵魂也不得不像上次死亡时一样飘荡在了空中。却也只能无奈的看着西门飒这个刚刚奸污了自己妻子的恶徒继续欺骗着妻子,向自己的儿子走去。而他忘记的是,不仅仅是他一只狗到了此地,还有一个人也跟着他来到了山寨,那个人就是苏梨!

  原来苏梨在赵斯达等人赶上山后,正望向山间厮杀的暗哨,却无意间发现了行踪奇异的小黄狗。她想到这只小黄狗的种种奇异之处,不禁心头起了念头,跟着小黄狗就往山上走去。而果然不出她预料,这只小黄狗每次都能避开正在厮杀的所在,而钟全其实也发现了苏梨跟在自己身后,看到是这个女人也就没有管她,这一人一狗竟然都安然的走过了厮杀的山间,来到了山寨所在。不同的是,钟全是一心想着自己的妻子,一路向山寨后木屋赶去,而苏梨听说过钟离勿的描述,知道四王子被关在山寨中的屋子里,便一路向着屋子赶去。巧合的是,由于这一路上的山贼要么是去追钟离勿他们了,要么是被先前赶到的赵斯达等人收拾掉了,她竟然没有遇到一个活人,安然无恙的到达了原先关押四王子的屋子处。看见屋子大门紧闭,屋里漆黑一片,她心里焦急,赶紧上前推开了房门,呼唤道:「四殿下?」而昏暗的屋里猛然亮起了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

  再说回钟离勿这边,却说钟离勿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无一合之敌,一开始还是一群山贼围着钟离勿砍,到后来山贼们发现自己的人数越来越少,而被围住的那个人还是生龙活虎,毫发无伤时,就纷纷大叫着「怪物啊」四散奔逃了,这下子就变成钟离勿追着一群人砍了。本来他还要注意有没有人往四王子的方向靠近,这下子好了,他只要往背对着自己的这群人砍就好了。本来就被厮杀和恐惧折磨的失去气力的山贼们这下子只如猪狗一般被迅如奔雷的钟离勿一一斩杀殆尽了。

  待钟离勿砍到最后一个山贼的时候,振刀一挥,才发现自己手中本来锋利无比的两把长刀已经是缺口斑斑,好似废铁了。

  而此时李元长一蹦一跳地跑到了他身边,抓着他的衣袖扬起一张小脸说道:

  「哥哥好厉害啊!」在四处流淌鲜血的尸山之中,一个十余岁的少年睁着一双天真的眼睛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无论怎么想都很怪异,钟离勿奇怪的歪着头问道:

  「你不怕我么?」李元长摇了摇脑袋,回到:「哥哥说过会保护我呢。哥哥叫什么名字啊?」看着眼前这天真的孩子,钟离勿都忍不住笑了,扔下手中残破的长刀,笑着用不沾血污的手摸了摸他的头,说:「我叫钟离勿。」而此时他抬眼一瞧,正见得山寨后面的方向走来两个人影。定睛一看,正是西门飒搀着自己的母亲——夏玉颜。连忙带着李元长赶过去,仔细查看了一番,见得自己的母亲没有受伤,方才放下心来。西门飒对着钟离勿一拱手,微笑道:「钟离兄,幸不辱命。

  就是让你母亲受精了。」听不懂西门话中用意的钟离勿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看着西门渗出血的小腿说:「你受伤了?」西门摆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这点小伤都是值得的。」夏玉颜被西门搀扶着一路酥软着身子赶来,感受着下体膣腔内和子宫里来回荡漾的浓精,本就是舒爽的满脸红润,此时一听西门这么说,更是感动的俏脸通红,眼角含泪道:「多亏了西门公子了。」「哈哈,哈哈——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我和钟离兄那是何等关系,只如亲兄弟一般,我替他照顾母亲也是理所应当的。哈哈—— 」钟离勿闻听此言,也是心里感动。顿时这三人之间是一片和睦,其乐融融。钟离勿、夏玉颜根本想不到这个一脸正气地俊朗青年片刻之前就在他称之为兄弟的母亲身上卖力耕耘,此刻他身旁兄弟的母亲子宫和阴道里甚至还灌满了他浓白的精液!他们更看不到自己头顶上钟全的悲泣与怒吼。

  正是眼前这个自称钟离勿兄弟的人杀了他父亲的第二具肉身,还扛起他母亲的玉腿将其狠狠奸污。不理会这些,三人间的气氛真是美满异常。而在一旁的四王子李元长在知道原来抓自己山上的这个美妇人就是钟离大哥的母亲后,更是高兴,心想果然是冥冥中自有注定,自己这次被抓上山看来是福非祸!四人一时互通了姓名、身份,正往山寨外的方向走去,迎面走来了一行黑衣人。定睛一看,正是赶上山来的赵斯达等人。众人会合后,纷纷说明了情况,赵斯达师徒纷纷恭喜钟离勿安然救出了母亲和四王子,玉璃莎更是用一双眼睛促狭的撇着自己的女儿——赵玉灵,羞的赵玉灵满脸通红,跑到一边不敢和钟离勿母子站在一起。

  「不知道赵师傅您要找的人找到了么?」听到钟离勿的问话,赵斯达面容萧索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四人一路向山寨中的聚义厅找去,却还是没有找到,怕是···」说着,众人已经走到了先前关押四王子的屋子前,钟离勿突然心有所感,看向屋子,而就在这一瞬间,屋子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一具青色的人影猛然飞出。钟离勿看见,瞳孔一缩,冲上前就把那人接住了。这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衣衫凌乱、口吐鲜血的苏梨!

  而紧接着从昏暗的屋子里走出一名散乱着头发的虬髯大汉,狂笑道:「哈哈哈!还想杀我?!什么狗屁四王子!我···」还未说完,看见了屋外的赵斯达等人,猛然止住了笑声,眼神凝住了。

  只见赵斯达看着虬髯大汉,长叹一口气,眯着眼睛说道:「好久不见了,师弟。或者我应该叫你?虬髯客张仲坚?还是,迎风寨涂云虎?!」涂云虎,或者说张仲坚听了傲然一笑,道:「师兄,我当年杀了那狗官就想到会有今天,我不后悔!」

  赵斯达闻言,却是气势陡消,长叹一口气,说:「唉—— 随我回师门吧。好好闭门思过,还清你这一身杀虐。」

  而另一边,钟离勿却是把苏梨平放在地上,轻轻地握着她的手。他看着苏梨此刻痛苦中慢慢平静下来的眼睛,听着身旁李元长的哭喊声,感觉一切都离自己那么遥远,突然耳边玉璃莎的一句话把他拉了回来:「钟离公子,节哀吧。苏舍人的心脉被打断了,已经没救了。继续这样下去也只会让她更痛苦。」他这才回到了这残酷的事实。而苏梨此时却是颤抖着手摸着他的脸庞,轻声说着:「钟离公子不要伤心,这是苏梨应有的惩罚啊。」随后她慢慢的将钟离勿和李元长的手牵到了一起,「四殿下不要哭了,今后要听钟离公子的话,只···只有他能护你周全。钟离公子,答···答应我好么?」「我答应你,此生此世我必护得他平安喜乐。」看着苏梨嘴角扬起的恬静笑容,钟离勿抬起手掌按在了苏梨的额头上,微微一震,这个做了错事却终究是一心善念的女子便阖上了眼睛,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钟离勿身边围着的人们看着钟离勿低下头对着的身影,都是一阵阵叹息,不知如何安慰,却哪知钟离勿此刻身体深处的巨变?

  本体出现剧烈情感波动!身体强化速率异常上升!

  分泌过量多巴胺!神经系统镇静中!脑域强制冷静剂制备中!

  释放!释放!超量激素释放!情感波动压制中!400% !300% !200% !100% !80% !50% !30% !10% !压制成功!情感波动阈值稳定!

  人型生物体最大化改造加载中!超量进化进行中!

  赵玉灵正想上前去安慰钟离勿,却见钟离勿站起身来,脸上没有半点泪水,更诡异的是连半点悲伤的表情都看不出来,冰冷的好似一尊神像,而他嘴里说出的话语更是如同冷冰冰的神谕一般:「今天他要死在这里!谁也保不住他!我!

  说!的!」

  看着钟离勿慢慢向着张仲坚走去,赵斯达伸出手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是长叹一声,没说出口,眼神一凝,望向了钟离勿,瞬间钟离勿的身形就好像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下一刻更是如同身体陷进了一块坚硬的石头里一样,动弹不得,甚至呼吸困难。

  钟离勿此刻才抬起眼睛看向赵斯达,微微张嘴轻声道:「御气凝形?」赵斯达点了点头,说:「正是!这就是作为十武的象征——御气凝形!钟离公子,苏舍人的事我很抱歉。」

  而此刻张仲坚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小子!就凭你,也想杀了我?师兄,你且困住他,待我和我的夫人好好休息一番,就来和这小子一较高下!」说着竟然就要走向夏玉颜!

  赵斯达闻言怒喝一声:「混账东西!住手!」一手在空中虚点了四下,便见张仲坚倒地哀嚎起来:「啊啊啊!师兄!你竟然!你好狠毒啊!」赵斯达这才冷着脸对钟离勿说:「钟离公子,我已经废了这个虐畜的手脚筋脉,他这一身武学已经废了!我想这已经足够作为赔偿了!」

  却不想钟离勿还是冷冷的说:「我说过,他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赵斯达顿时脸就阴沉了下来,心想我堂堂十武,做出这般姿态了,你竟然还是不愿意让步!便也冷声道:「灵儿,飒儿,你们俩带着四王子和夏夫人先行下山去,我来和钟离公子好好聊聊。」

  夏玉颜和李元长见状,正要挣扎,却被赵斯达凌空虚点,打晕了过去,两人被西门飒和赵玉灵抱在怀里,向山寨外走去。赵玉灵还满脸担忧地轻声道:「爹!」「还不快走!」却不想赵斯达头也不回,就是一声低喝。赵玉灵再不敢还嘴,抱着夏玉颜就往山下走去。

  「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聊聊吧。」赵斯达此时却是面容和蔼了下来,嘴里却是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赵斯达、玉璃莎、赵潮三人都是看着一动不动的钟离勿,眼里包含着可惜,却不知道钟离勿此刻身体里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型生物体最大化改造完成!应对型超量进化完成!

  钟离勿身体猛地一震,抬头喝到:「我说过,他今天一定要死!」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堕落的白衣天使 下一篇:让我们在一起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